首页 > 媒体报道 > 正文

中国教育报:高水平大学如何培养“未来大先生”?

      2023-11-21       

《中国教育报》 2023年11月21日 04版

清华大学首届“国优计划”学生邵瑞朋在实习中。受访者 供图

清华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谢维和围绕“教师的角色:给‘国优计划’学生的建议”主题进行讲授。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 供图

天津大学首届“国优计划”学生罗浩洋在实习中。受访者 供图

“作为首届学员,我深感责任重大,迫切希望增进自己的本领,扎实走好迈向‘未来大先生’的每一步。”在近日清华大学举行的首届“国优计划”开班仪式上,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博士生邵瑞朋作为学员代表发言。

这学期,来自15个院系的32名本科应届推免生和在读研究生正式入选清华大学“国优计划”,成为教师“预备役”中的一员。

今年7月,教育部启动国家优秀中小学教师培养计划试点工作(简称“国优计划”)。从2023年起,国家支持以“双一流”建设高校为代表的高水平高校选拔专业成绩优秀且乐教适教的学生作为“国优计划”研究生,旨在为中小学输送一批教育情怀深厚、专业素养卓越、教学基本功扎实的优秀教师。首批由清华大学等30所试点高校承担培养任务,重点培养科学类课程教师。

目前,首批学生遴选完成,各校培养工作全面展开。高水平高校为何加入教师教育?高水平高校如何走出教师教育的新路,如何培养出未来的“大先生”?

为拔尖创新人才培养探路

从镇小到县中,再到全省最好的高中,区域间教育的巨大差异让邵瑞朋逐渐萌生了从教的想法。大学期间,他曾前往广东江门支教,并长期担任清华大学本科生微积分课程的助教。

邵瑞朋庆幸自己在求学道路中遇到了几位好老师。“当我还没有接触更广阔的世界的时候,他们给了我自主学习的契机,帮我打破了认知的天花板,提升了我的学习能力,这种积极的影响一直到今天都还在发挥作用。”

中国从没有哪一个时代这样急切地需要高素质教师。“培养自主创新的科技人才,造就支撑科技强国建设的战略科学家,成为新时代的战略需要。但当前我国研究生层次的高水平教师培养明显不足,高水平创新型科学教师还相当缺乏。”西南大学教师教育学院教授、未来学校与教师发展研究院院长陈时见说。

据统计,2018年我国中小学专任教师中硕士研究生学历占比仅为3.1%,2022年普通高中专任教师中研究生学历比例为13%。而经合组织(OECD)国家初中教师中的硕士研究生平均比例约为45%。

强教必先强师。目前,我国举办师范类专业的院校超过700所,数量众多,但高水平院校特别是高水平综合大学、理工类大学占比不高;师范生培养体量不小,但学科结构和培养层次有待优化。

其实,早在21世纪初,我国就提出要实现开放式的教师教育体系,鼓励高水平大学参加中小学教师的培养。随之,一系列鼓励和支持高水平综合大学参与教师教育的相关政策先后出台。“国优计划”的启动实施成为推进剂和加速器。

事实上,近年来中小学新任教师的学历背景正悄然发生变化。南京大学的就业数据显示,近年来每年有300多名硕士、博士毕业生赴中小学任教。

“名校硕士、博士去中小学任教绝不是大材小用。”北京十一学校人力资源部主任罗寰宇表示,高水平大学的硕士和博士毕业生具备较高的学术水平和研究能力,在学科知识和教学方法上具备更深入的理解和应用能力,他们的思维方式和高站位的视角能够更好地启迪学生成长,他们对科技领域最新动态的关注与了解可以帮助学校教师打开视野,提升教师专业素养,助推学校教育变革。

从过去的鼓励参与到如今以国家意志推动实施,“国优计划”无疑开创了教师教育新局面。

“以往也有不少非师范类的高水平大学毕业生去中小学从教,他们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教师教育,教育教学水平参差不齐。”陈时见认为,“国优计划”对于教师培养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实际上就是将高质量的学科专业教育和高质量的教师教育进行实质性的结合与互动,从而有效解决“师范性”与“学术性”脱节的现实问题,真正为新时代中小学培养造就一批高素质、专业化、创新型教师。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文东茅将“国优计划”学生比作“尖兵连”。“这个‘尖兵连’人数规模不大,目前在每年一千人左右,但承担的是培养拔尖创新人才和未来科学家的重任,是要通过教育改革破解‘钱学森之问’,通过教师教育改革以回应大国竞争的需要。”文东茅说。

把时间坐标轴拉长,可以预见的是,2035年,首批“国优计划”毕业生是教龄10年的熟手教师;2050年,他们是教龄25年的资深教师。

“今天的‘国优计划’就是要培养2035年建成教育强国的骨干力量,就是要造就2050年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基础教育顶梁柱。”在清华大学首届“国优计划”开班仪式上,教育部副部长王嘉毅说。

让乐教适教好苗子脱颖而出

今年9月,正在实验室里的邵瑞朋看到了“国优计划”的报名通知,他毫不犹豫地决定报名,当即就开始了报名材料的准备工作。“感觉这一计划就是为我量身定制的。”邵瑞朋笑言。

按照“国优计划”实施意见,选拔方式共有两种,一是在大四学年进行推免选拔,二是在在读研究生中进行二次遴选。

教育部的统计数据显示,2023年“国优计划”各高校最终录取学生总数为1636人。部分试点高校公开了报名和录取人数:上海交通大学共有139人报名,录取50人;天津大学共有107人报名,录取37人。

如何选拔出乐教适教的“好苗子”是摆在试点高校面前的第一道命题。

“你在支教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参加过研究生支教团的天津大学数学学院2023级硕士生罗浩洋在面试时被问到这样一个问题。

今年9月,天津大学聘请来自天津市5所优质中学以及天津大学教育学院、心理中心和学生工作部的一线教师、专家组成教育资格面试专家组,以乐教适教为标准,对备选考生进行了资格考核。

“我们提前与天津市南开中学、天津一中、耀华中学等天津市5所重点中学对接,进行需求调研。根据调研结果,选定了数学、物理、化学、计算机、生物5个学科教师需求比例较高的专业开展选拔,从各个层面考察申请者的乐教适教水平。”天津大学研究生院培养办公室主任关静表示。

在文东茅看来,“国优计划”选拔对象都相对成熟,他们对自己的知识、能力优势和职业兴趣有更清晰的认识,对于参加“国优计划”会多一些理性,少一些功利。

“不过也要注意,在激烈的升学竞争中,肯定也会有学生并非真正出于热爱和志向,而是为了升学去申请‘国优计划’,如何甄别、剔除这些学生,仍然是招生中需要面对的难题之一。”文东茅说。

专业基础之外,教育情怀、从教意愿是各试点高校考察的重点。严把入口关,上海交通大学教育学院党总支书记王琳媛介绍,面试时着重考察教师职业发展所需的基本素养,如道德品行、表达能力和行为举止等,并重点考察学生对于教育热点和前沿问题的理解、思考和判断,尤其关注学生的从教意愿、职业规划和教育理想。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则采取点面结合的方式,研究生院与各学院分管学生工作的教师进行座谈,根据学生是否有支教经历、志愿服务经历等标准锁定目标人群,一对一沟通。

“从教意愿、专业能力、表达能力、创新思维是需要重点关注的四个维度。”南京大学教育研究院暨陶行知教师教育学院副院长陈晓清举例,比如在考察创新思维上,可以抛出一些教育热门话题看学生如何思考,并且关注学生能不能用发散性思维将自己的专业学科跟教育学科进行结合。

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副院长张羽认为,学科素养和乐教适教是选拔时重点考察的内容。优秀的科学教师必须具备优秀的数理基础,一方面要有系统的数理知识和较强的创新能力,另一方面要有教育情怀,能通过支教、助教等经历判断其乐教适教水平。这样才能培养出符合新时代要求的未来“教育强师”。

协同育人锻造过硬本领

听课、协助批改作业、协助班级管理……这学期,邵瑞朋入驻清华大学附中高一年级,开启为期一学期的教育实践。清华附中为其安排了导师,“一对一”指导邵瑞朋的教育教学实践。

从10月份开始,清华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高校的“国优计划”首批学生率先投入教师教育模块的学习。不同于传统的师范生培养模式,“国优计划”学生将同步进行理工科第一硕士学位和教育学第二硕士学位的学习。

记者了解到,当前大部分高校采用自主培养模式,北京理工大学、吉林大学、大连理工大学、武汉大学、重庆大学、东南大学等6所高校将与当地高水平师范院校联合培养。

南京大学是高水平综合性大学中最早一批成立教师教育学院的高校,有一支专业的教师教育师资队伍。在“国优计划”出台之前,南京大学陶行知教师教育学院启动实施了“师陶计划”,面向有志从教的非师范类本科生和研究生提供教育学课程学习和中学实习机会。

而作为联合培养高校之一,吉林大学选择与东北师范大学开展深入合作。吉林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徐淮良介绍,充分发挥两校学科优势,教育理论类课程由东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领域知名专家讲授,科学教育类课程则由吉林大学理工科著名学者讲授。

“‘国优计划’学生的培养需要教师教育、学科教育和科研能力培养三者并重。在教师教育方面,要把实习实训做实,在学科教育方面最好能有一定的跨学科学习和科研经历。”文东茅说。

落实到具体的课程设置上,各试点高校结合本校学科优势进行了探索。北航突出学校人工智能的学科优势,开设相关课程,让学生了解人工智能技术在各种教育场景中的应用,助力他们未来成为发展智慧教育的骨干。上海交通大学发挥“国家双创示范基地”——学生创新中心的作用,鼓励学生利用寒暑假时间参与体验科创竞赛等跨学科教育和实践活动,培养跨学科课程设计和实践技能。

打开试点高校的培养方案,与当地优质中学开展深入合作是大家的共同选择,内容包括聘请中学一线名师与教学骨干担任实践导师,安排学生到各优质基础教育学校开展教育实践等。比如,清华大学的培养方案明确,实践任务主要包括教学实习、教育实习和特色活动三方面。

“我们观察到,对于刚刚走上讲台的非师范类毕业生来说,教育教学技能和青少年心理健康知识较为欠缺。因而在‘国优计划’学生培养时我们重点对他们开放‘课堂’,提前实践。”清华大学附属中学校长方妍表示,作为清华大学“国优计划”合作学校,一方面实施双导师制,给入选学生配备师傅,手把手教上课,帮助他们站稳讲台;另一方面安排他们做副班主任,学习班级管理。

北京十一学校也是清华、国科大、北航等高水平综合性大学“国优计划”的实践基地。“培养过程中,优质中小学的参与是必不可少的,要让学生接触到最好的教育理念和实践做法,全面深入地了解我国的基础教育现状,同时培养他们具备新时代教师的视野,激发他们作为教师的使命担当。”实践导师代表、北京十一学校化学特级教师王笃年说。

平衡好学科教育与教师教育的学习,是所有“国优计划”学生必须面临的挑战。

“由于我之前选修过十几门教育学相关课程,所以在‘国优计划’培养中可以直接认定学分,不用重复学习。”正是这样的制度设计让邵瑞朋这学期能直接投入到教育实践的环节中。

为推免录取的“国优计划”研究生设计大四先修课程、设置弹性学制、支教实践计入教育实践学分……在具体培养机制上,各试点高校也做了灵活探索。

此外,如何让导师们支持学生挪出一部分时间精力用于教师教育课程的学习,也需要相应作出制度安排。

陈晓清建议,对“国优计划”学生本专业的指导教师给予招生指标补偿,对教育学指导教师全额计算工作量,以调动指导教师的积极性。

将从教意愿转化为从教自觉

目前,对入选“国优计划”的学生是否从教并没有硬性要求。在具备条件的高校,非教育类研究生在毕业时除了获得所属学科专业的学位之外,还可以申请获得教育硕士学位。因而在就业时会面临更多选择,能否坚定从教信念,真正走入中小学教师队伍,切实影响着“国优计划”预期目标的达成。如何加强职前、职后引导,积极推动毕业生从教?

对此,不少高校积极应对,纷纷采取有效对策。

张羽表示,一方面将端口前移,在选拔时重点考察其过往从教、支教经历,考察从教意愿和信念。另一方面,通过举办隆重的开班仪式、配备优秀的实践导师等途径,持续强化学生对教师的职业认同感,把朦胧的从教意愿转化为从教自觉和使命担当。

除了享受教师资格证免试认定的政策红利外,“订单式”培养、奖学金等政策工具也被试点高校广泛探索。上海交通大学、天津大学等高校探索“订单式”培养,支持学生毕业后按协议约定任教。南京大学自筹经费设立“陶李满天奖”,奖励完成全部学业的成绩优异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吉林大学计划开辟从教服务“绿色通道”,举办“国优计划”毕业生专场招聘会,支持毕业生从教。

此外,不少试点高校计划建立“国优计划”从教毕业生专业发展跟踪服务机制,支持毕业生回校报考博士研究生,参加继续教育培训及访学交流,持续提升专业水平。

“国优计划”是个系统工程,既要有科学的顶层设计,也离不开政府、地方与各高水平大学间的通力合作。

“目前是高校主动去对接中小学,地方优质中小学对政策的知晓度、参与度不够。中小学如何参与人才培养,能提供什么样的就业岗位?地方教育局能否出台优惠政策?还需要基层积极探索并加强与试点高校的联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研究生院培养处副处长王磊建议加大政策宣传力度。

中学如何为这批毕业生发挥作用搭建舞台是文东茅关心的:“他们应该不只是在高中教某一学科应对高考,或是做竞赛教练,而应该是开展科学教育综合实践,但目前高中这方面的平台、需求有限。这些都要提前研究、引导。”

如何加大政策倾斜和资源保障,也是各试点高校关注的重点。“综合性大学办教师教育,因办学模式各有差异和特色,在学科评估方面以教育学的标准进行评估,以及在教育硕士专业学位授权点专项合格评估上仍以传统标准进行评估,可能会给高水平大学深入扎实地落实‘国优计划’带来顾虑。”王琳媛认为,需要进行评价体系的创新,努力将目前较为单一的评估模式变得更加多元、灵活,为高水平综合性大学培养有特色、具有创造力的未来科学类教师留出更大探索空间。

此外,在保障方面,徐淮良建议,一方面要加强政府统筹力度,深入指导试点高校与师范院校、优质中小学紧密围绕基础教育行业和区域人才需求,建立完善一体化的“订单式”培养模式;另一方面推动学科交叉融合,组建院校培养联盟,鼓励理工科专业与教师教育领域交叉融合,进行深度的科学教育研究,合力推进“国优计划”的深入实施。

《中国教育报》2023年11月21日第4版 :http://app.jyb.cn/zgjybapp

(编辑 赵晖 段智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