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报道 > 正文

《新京报》: “电荒”阵痛 电价松绑

      2021-10-13       

本站讯(马寅初经济学院供稿)10月12日,国家发改委发布通知,提出有序放开全部燃煤发电电量上网电价,扩大市场交易电价上下浮动范围。“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将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燃煤发电企业经营困难。”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彭绍宗称,改革对物价水平影响亦有限。

4天前,国常会提出,扩大电价上涨空间至20%,高耗能行业电价上涨不设限。

9月以来的限电风波席卷多地。这并非历史上首次规模性限电,此轮限电5月就已开始发酵,但是个别省份不通知拉闸,使得电力供应紧张情绪升级,一度令常规停电通知被疯转和误解。限电并非偶然,背后是全球能源危机影响下的缺电窘境: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其中就包括煤炭,不少燃煤电厂成本早已超过盈亏平衡点。

此次电力改革透露出哪些信号?电价市场化对整个产业链上下游带来哪些影响?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采访了厦门大学管中国竞彩网特聘教授、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天津大学马寅初经济学院院长张中祥和能源专家、对外经贸大学一带一路能源贸易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董秀成,围绕上述问题进行了深入剖析。

煤炭短缺,“7月以来一天一个价”

“国庆假期回来已经恢复正常用电了,就上个月底限了近十天,当时我们文职全部早晚错峰上班。”10月11日,东莞一家工厂的职工称。不过,浙江义乌一家上市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限电还在持续。

虽然各地限电政策不一,但对比9月下旬记者走访时,受访者已不再是“不知为何限电”,也对限电有了一定心理预期。

追根溯源,“电荒”源于煤炭短缺。我国国内煤炭供应量近年受生态环境治理影响呈减少趋势,“煤炭行业去产能”“露天开采的煤企关停”“淘汰落后煤炭产能”已成常态。叠加今年以来,我国煤炭进口量受境外疫情、外贸往来等影响也有所降低。

“煤炭库存被持续消耗,供求不足,处于近五年低位。”中金公司报告称。而需求侧,在国内经济复苏等带动下,电力需求持续旺盛,进而带动煤炭消费。

《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21年版数据显示,我国电力结构中,煤炭发电量占比虽连年下降,但至去年仍达63%。水电为第二大发电能源,发电量占比为17%。

需求多、供给却不够,直接推高煤炭价格。“7月以来煤炭一天一个价。”有煤炭销售商向记者形容煤炭价格的上涨态势。

数据显示,今年3月以来,动力煤价格持续在高位,9月初冲破千元大关。煤炭的另外“两兄弟”焦煤、焦炭,售价也在今年创下历史新高。近日,受煤炭主产地山西、陕西灾情影响,动力煤市场价格继续上行。10月11日晚间,动力煤主力合约站上1500元/吨,日内涨逾10%,创下历史新高。10月12日,动力煤主力合约站上1600元/吨,日内涨逾7%,再度创历史新高,焦煤涨幅超过4%。

煤炭价格上涨,放大电力公司难题。有统计显示,今年一二季度,火电亏损面就一直在上升,已经达到50%。

“往年同期我们这边煤炭价格也就是三四百元,现在都上千(元)了,电价得上涨多少才能包住成本?不是一两倍了。”内蒙古一家以燃煤发电为主的热电公司人士表示。

供给端开足马力,电价改革“开闸”

拉闸限电,折射出我国煤电价格“不联动”的症结。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国煤炭价格由市场决定,电力价格则由政府管控,虽然近年市场在电价决定中话语权增加,但煤电价格错位仍然存在。

冬季用电高峰期将至,解决燃“煤”之急,“安全保供”成为关键之举。近日,内蒙古、山西、陕西三大煤炭主产地先后发声,对增产保供煤矿“开绿灯”。其中,内蒙古自治区能源局10月7日发布紧急通知,要求列入国家具备核增潜力名单的72处煤矿,可临时按照拟核增后的产能组织生产,核增产能将超9800万吨/年。

在与14省份签署能源保供协议后,山西省煤电油气运协调保障领导小组综合办公室近日通知,将51座今年1至8月已完成全年产量的煤矿列入保供煤矿,四季度产量预计增加2065万吨。另外,将山西今年拟核增产能的98座煤矿列入保供煤矿名单,四季度增加产量预计达802.5万吨。

华泰期货预计,进入10月,在保供稳价政策指导下,产地新批复产能增多,四季度动力煤产量将逐步提升,但考虑到目前各环节库存仍处于低位,且淡季需求降幅较小,在供需矛盾未得到明显改善前,预计动力煤价格仍维持高位运行。

不过,在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看来,四季度煤炭增产还有足够空间,山西汛情影响是短期的,主要看运输能否保证。

供给端开足马力,电价市场化改革也在大步向前。10月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将市场交易电价上下浮动范围由分别不超过10%、15%,调整为原则上均不超过20%,高耗能行业电价上涨不设限。

此前,广东、湖南、宁夏、上海、山东等多地已于年内对市场化电力交易政策做出调整,主要措施均是允许电价上浮。

林伯强对贝壳财经记者分析称,“高耗能行业(用电价格)不受上浮限制”这一点是关键,因为高耗能企业用电量大,占比接近45%,如果电价很高,企业用不起,就会限产甚至停产,电力需求就会降下来。也就是从需求侧调节用量。

10月11日,记者咨询了北京、内蒙古、山西等地电厂,对方称尚未收到最新电价调整通知。对此,林伯强表示,算上挖煤、运输等环节,(传导到下游)至少还得有一两周的时间差。

他强调,电价上浮对缓解电力供需能起到多大作用,关键还看政策实际执行情况。“如果涨得非常高,需求很快就下来了。没有人买电,你怎么会缺电?所以供给侧跟需求侧应该会同时下手,还是能够找出平衡来。”

能源结构转型遇阵痛,叫停“运动式减碳”

能源危机正在全球蔓延,9月以来,欧美天然气、动力煤等价格已飙涨至历史新高。

对于原因,开源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赵伟分析,2020年以来,疫情拖累部分产能出清,以及全球碳减排政策加速推进,持续抑制企业资本开支意愿,使天然气等传统能源行业的产能弹性大幅下滑。今年极端天气严重拖累绿色能源发电,引发对传统能源的发电需求激增,天然气、动力煤等供需缺口大幅扩大,价格飙涨,最终触发了电力危机。

此外,风电、光伏等绿色新能源的不稳定性问题也由此暴露。中信证券分析师明明认为,我国的能源结构调整无法一蹴而就,在新能源发电尚未形成可靠的韧性、储能技术尚未成熟的情况下,预计全球对化石能源仍将存在不可避免的依赖性。

能源结构转型期内,地方不能为了“能耗双控考核”达标而一刀切地减碳,实际上,中央层面今年7、8月就发出信号。7月30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纠正运动式“减碳”,坚决遏制“两高”项目盲目发展。10月11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家能源委员会会议提出,要科学有序推进实现“双碳”目标,结合近期应对电力、煤炭供需矛盾的情况,研究提出碳达峰分步骤的时间表、路线图,各地各有关方面不得抢跑。同时从实际出发,纠正有的地方“一刀切”限电限产或运动式“减碳”。此外,会议强调,加强煤气油储备能力建设,推进先进储能技术规模化应用;大力推动煤炭清洁利用,提高清洁能源比重。

“如果有储能设备大规模投入、使用,能源危机爆发的风险会随之下降。但考虑到储能设备高额的成本,距离大规模投入使用或仍需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赵伟表示。

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21-10/13/content_809736.htm

(编辑 刘晓艳 张铭艺)

/*--------------- New Media ---------------*/ /*--------------- New Media End ---------------*/